地产二代为什么爱“不务正业”_详细解读

作为一个地产二代,王晓松第一次公开露面扭转型形象,在媒体和投资人圈中圈了一批粉,成功“抢戏”孙喆一,被认为是最值得关注的二代之一。

至此,在地产TOP15中的10家民营企业里,已经有一半二代露面或被安排关键职位,开始对企业进行改造。

地产二代们的偏好似乎和创始人不太一样,前有“不务正业”王思聪,后有融创“文联主任”孙喆一,今有王晓松的“传统房企总有一天会被颠覆,而互联网充满想象”,不仅让人疑问:二代们掌舵之后,这份家底还愿意守、守得住吗?

二代的起点

和创一代喜欢赚钱不同,地产二代更喜欢新业务。

王晓松曾经想过颠覆和创新,“传统房企总有一天会被颠覆,而互联网充满想象。”他创建过互联网团队,这个团队直接来自BAT,办公室装修也很互联网风。但这场“颠覆”而后就没了消息。

他对传统住房开发似乎不感兴趣,在王振华获罪之前,他的工作重心在商业地产上。据悉,王晓松进入新城核心领导层之前,新城的主业还只有房地产,商业板块刚起步。而如今,新城已经构建了‘住宅+商业’双轮驱动模式。

与王晓松一样,合生创始人朱孟依宣布正式退休之后,朱桔榕上位,合生不仅改变节奏开始“抢地”,还对商业地产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据说未来三年内会快速上马大量合生汇商业中心。

逐渐走到台前之后,我们忽然发现,喜欢“新玩意儿”不是王思聪一个人的特权,二代们集体扛鼎多元业务。

融创的接班人,孙宏斌之子孙喆一绕道资本、传媒板块曲线积累经验,担任了融创执行董事、副总裁兼文化集团总裁。2019年融创文化自建了动画团队,同时控股了拥有阿狸、罗小黑等形象的梦之城文化。孙喆一在融创的钢筋水泥生意中,负责了“最不地产”的一块。

在宇宙第一房企内部,2018年杨惠妍调任了联席主席,碧桂园由此开启了“杨惠妍时代”。

据悉,杨惠妍和她的夫婿陈翀,是碧桂园的多元化转型的主要推动者,以及新业务的资本化。接触杨惠妍的人士说,作为一个80后,杨惠妍天然地对各种新事物、新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。从2006年开始,她便负责公司发展战略的制定和执行。碧桂园正在探索的农业、机器人、新零售等新业务,也正是杨惠妍深度负责与参与的领域。

杨惠妍接班之后,碧桂园也增加了对商业地产的兴趣,今年3月份刚刚收购北京赛特购物中心49%股权,开始运作碧桂园在京的第一座商场——碧乐城。另有迹象显示,碧乐城作为一个单独的产品线,也会加速推进。

龙头企业大船转身进入新赛道,后面的中小企业只有更甚。如合生的朱一航,做起了EDG电竞俱乐部;京基集团的陈家荣、陈家俊兄弟两投资了酷派集团,虽然在2018年亏损了4.11亿港元,但在去年,酷派已经扭亏为盈,录得纯利1亿港元-1.2亿港元。

地产二代的时代来临之后,这个行业可能会出现一个阶段的大变样。

男闯关,女守城

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从目前已经接管公司的二代看来,女性掌门人,如碧桂园杨惠妍、中南置地陈昱含、合生创展朱桔榕等,大多进入企业原有的地产业务上,从深耕主业开始延展。而像孙喆一、王思聪、潘瑞、张量等“男二代”,更倾向于另起炉灶,或在多元发展上更加激进。

从继承的趋势来看,颇有“女守成,男闯关”的意思。

如雅居乐副主席陈卓贤的儿子陈思铭,其创办的景业名邦,已经在2019年底成功在港交所上市。至此,景业名邦也成为了最年轻,上市速度最快的房企。

另外,物业行业也是培育“地产二代”的温床。其原因一是因为物业板块有母公司背书,二是物业企业普遍杠杆较低,偿债压力较小,年轻的地产二代可 “轻装上阵”。

据悉,女二代掌舵物业比例高于男二代。据不完全统计,已在房企内任职的地产二代人数约40人,男女比例约4:1。从涉足物业的情况来看,男女比例约2:1,女二代占比显著上升。值得注意的是,5位女性里有3位担当物业板块“一把手”,目前女二代接班物业比例高于男二代。

接班与“去家族化”并行

不同于父辈创业以及对公司的管理时,更加依赖于家族血亲,兄弟朋友,地产二代对企业管理更趋向于“西化”。

80后陈昱含从父亲陈锦石手中接过中南置地之后,逐步开展了去家族化变革。她直接把董事长一职让位给聘请来的明星职业经理人陈凯,自己只出任总裁。

2016年至今,中南管理团队几乎完全刷新一轮,家族痕迹越来越少,高层到中小层管理人员都以职业经理人为主。

祥生也是一个“地产二代”去家族化的典型。创始人陈国祥的儿子、女儿,即陈弘倪、陈雪宜掌权之后,祥生内部的变革自然而来。自去年开始,祥生开始从多家大型房企挖来职业经理人。

地产二代为什么爱“不务正业”

一些企业的“去家族化”开启得更早,尤其是在“地产二代”不愿意或未能接手企业的情况下。一旦当“二代”担不起一家企业的重责,如何让轮船继续航行,就成为了创业一代们最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在乐居财经研究院统计的2019年地产二代财富榜中,还有8位二代并未参与到公司的具体运营之中,担任非执行总裁,或未披露具体职位。以龙光地产为例,目前,纪海鹏之女纪凯婷通过不同的公司和家族信托持有龙光地产达77.59%的股份,但仅担任非执行总裁。

龙光在2019年开启了去家族化改革,纪海鹏的亲弟弟纪建德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,而原融信中国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吴剑、原鑫苑集团总裁田文智等明星经理人加入。

龙湖的去家族化更早,2011年,在成功实现上市两年之后,龙湖董事会主席吴亚军即宣布“隐退”,辞去CEO一职,由原公司常务副总裁兼商业地产部总经理邵明晓继任。吴亚军的女儿蔡馨仪,承接母亲吴亚军的财富,持股市值达到972.50亿元,而蔡馨怡目前也未被披露在龙湖担任重要职位。

地产二代为什么爱“不务正业”

资料来源于乐居财经

王石退位了,杨国强退休了,创一代已经到了逐渐隐退的年纪,他们身后是一个个千亿帝国,二代接班之后,一个想法、一个动作都可能会形成行业的“蝴蝶效应”,不过也可能会让现在失去朝气和趣味的地产重新变得精彩起来。

上一篇:2020年以后,房地产企业要怎么干_详细解读
下一篇:租赁市场触底回暖 整租成新“刚需”_详细解读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